第十章妖踪

万博体育3.0app苹果_万博app2.0有哪些网址_万博app无法获取平台信息: 锁龙人 作者: 起床难 更新时间:2019-09-28 20:51:28 字数:3697 阅读进度:521/522

书接上文,上回书说到木青冥听完了铁桦对击杀四怪的叙述,想到了一起其中暗藏的问题,觉得四怪假死来‘死而复活’是绝对可能的。且通过一些线索,猜到了四怪大概会藏身在什么地方。当夜,四怪再次折返城中,带着长生道安排的两个监工教徒直朝圆通山上而去,目标就是那圆通山山神。引出来四怪与圆通山山神也不废话,张口就将其吸入了腹中后离去,留下了长生道教徒清理现场。翌日妙笔带着龙姑和皎云,沿着大观河搜寻四怪的踪迹。

山风拂过,四怪身上的黑斗篷随风扬了起来。

大风忽起,妖气弥漫。

“他们两没必要出来了,圆通山山神,你的命我们收下了。”蛇妖说完这话,头上风帽被风吹开,露出了她的青皮脑袋来。

紧接着嘴里吐出一条猩红信子,嘶嘶声在风中作响。

信子前端的两撇开叉上,滴下了几滴几滴黄色液体,立马在地上烙出了一个个直冒青烟的小坑。

紧接着这蛇怪额上闪烁着红芒,同时长大嘴巴,把嘴角直接裂到了耳根处,森然獠牙毕现,腥风大作。

对面的圆通山山神山神还未反应过来,就顿觉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滑行。一股强大的吸力,生拉硬拽着她往蛇怪嘴里而去。

山中腥臭四溢,所过之处空气都变得浑浊。

但是很快腥臭就已消散,整个圆通山山神山神连反抗都没法做到,就被蛇怪吸入了腹中。

整个过程只是一瞬间的事,看得身后两个长生道教徒惊愕不已,这速度惊人得让他们都瞪目结舌。

蛇怪闭口,打了个长长的饱嗝,在夜风中回响。

然后她转身面朝身后,长生道教徒藏匿的地方,冷冷道“出来吧两个尾巴,快来清理我们的痕迹。”。

话音落地半晌,那两个长生道才现了身走过来,脸上还挂着难以消散的惊讶。

堂堂山神,就四怪中的一怪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吸入了腹中,这所见所闻够这两个长生道弟子,在其他弟子间吹很久的牛了。

“别愣着了,二位。”见他们站了过来后却呆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,鼠怪笑道“赶快清理我们的痕迹吧,然后告诉你们教主,我们是怎么把一个神只活活生吞了的。”。

说罢,和其他三怪慢悠悠的离开了圆通山。独留那两个长生道教徒,还呆站在山上愣神了许久后,才开始了他们的工作

翌日,又是艳阳高照。

春城的春天总是如影随形,这元宵才过,城中就一片葱绿,生机盎然。

就连木家小院里种着的奇花异草,都焕然一新,生机勃勃。

龙姑和皎云一起,仔仔细细的给所有花草施肥浇水后,又给木青冥饲养的一些动物爬虫喂了食。

再回到正屋里时,墨寒已经拿着几块元银朝她们走来。

“都是大姑娘了,身上不带点钱非常不合适,你们师父不好意思给你们说这事,就要我把这些钱给你们。”墨寒说着把手中元银一分为二,每份都是四块,分别递给了皎云和龙姑“以后没钱就跟师娘说,别客气。”。

两个弟子还要推脱,墨寒已不由分说的把钱揣给了她们。

说起来,两人也不是没钱的主儿。皎云继承了神婆的一大笔遗产,是在跑马山鬼市被毁前,神婆就让人帮忙捎带下来的。

至于龙姑,说她是富婆也不为过。她过去的住所里,藏着几坛的元银呢,就算被长生道洗劫一空,这几坛深埋在地下的大洋也幸免一难。事后,龙姑去把它们给挖了出来,怎么可能没钱。

但木青冥和墨寒这师父师娘做的是真的是没得说,弟子的钱他们从来不惦记,还要想方设法的给他们赛点。

以至于木青冥的工钱也不少,但有时候还是会月光。

可他和墨寒也不介意,钱财在他们这些寿命极长的‘怪物’看来,真的跟粪土没什么区别。

待到两个弟子推脱不了,揣好了钱后妙笔忽然闪现正屋中,对墨寒玩笑道“少奶奶,我们中午是不是可以不回来吃饭了?你都给两个师侄八块钱了,我带他们去吃点好的。”。

木青冥要他今日带着两个弟子去办件事,一来是查查四怪,二来是给两个弟子锻炼锻炼。

所以这午饭,估计是赶不回来吃了。妙笔就此做了做‘文章’,玩笑的吆喝着要两个师侄请他吃饭。

“把你能耐的,跟师侄抢钱花还能说得这么理所当然。”墨寒坐到了椅子上,自然知道妙笔也是玩笑话,并未在意,还也与他玩笑道“这么吧,你带去可以,她们请客你结账。”。

但玩笑归玩笑,博君一笑后墨寒就言归正传。

“妙笔,带她们出门可保护好了。最近城里也不怎么太平,别让她们有什么三长两短。”墨寒收起笑意,郑重其事的叮嘱道“你也自己注意点,遇到什么事情多加小心。”。

“知道了。”妙笔也不再玩笑,点头应了下来后带着两个弟子,朝着屋外而去。

不一会他们出了沙腊巷,直奔篆塘码头而去。

据木青冥猜测推断,四怪选择篆塘码头附近作案行凶,绝不是巧合或是一时兴起。更不可能是随机挑选的。

一来是那种货仓附近,容易积聚无家可归之人。货仓之间,容易避风,自然是流浪汉们的理想乐园。

二来那地方靠近水路,篆塘码头外就是人工小运河,直通大观河之中。而大观河又直通滇池之中,水路畅通,水之灵气充裕。

只要是河水不干,河中和河岸上永远弥散着水之灵气。

四怪吸收了擅长水之灵控制的水母娘娘元神和神力,必然能控制水灵。

在篆塘码头附近作案,能借助着水路来去自如,同时以水之灵气掩盖自己的妖踪。同时来回流动的河水,也能快速清洗掉他们身上的其他痕迹。

这种招式刘洋得到了水妖肾的时候,也用过一次。

不得不说,相当奏效。

控制水之灵盖住自己的踪迹,水流冲走自己的气息,让擅长追踪的妙天只是落后了一步,就没能追上。

不过呢,没追上是没追上,可不代表就能把踪迹气息清洗得一干二净。

事后妙天也顺着盘龙江找到一些刘洋留下的踪迹,从而画出了当日刘洋逃离的路线图。

如果四怪用得也是这种异曲同工之妙的招式,借助大观河、篆塘码头和连接两地的人工运河里的水灵和流水来遁走,那么寻着这条路一直走一直查,就能查到一些妖踪。

在继续查下去,就能知道他们逃去了哪里又躲在了哪里。

妙笔带着皎云和龙姑两个师侄,来到了篆塘码头后沿着河流行走。按妙天告诉他的办法,仔细查看河岸边的石头。

按妙天所述,这招虽然不错,但水流也会把踪迹和气息,冲刷到河边上。这是唯一的弱点。

要是不仔细观察,还真的能把这些细微的线索给忽略了。

今天,妙笔就是按妙天教的这个方法,沿河找寻四怪的妖踪。

当日勘察现场时,四怪的妖气他已经收入了法宝之中。又用了一日的时间,他已经熟悉了四怪的妖气。

只要留下痕迹,就逃不出妙笔的双眼。

一路上妙笔边走边看,还得给两个师侄传授这方面的经验。这一路走来,也就不无聊烦闷。

又过了片刻,他们从篆塘码头那边走到了大观河边。

杨柳依依,河面上波光粼粼。

妙笔在河边站定细细一看四周,良久后双目一亮,果然在不远处的河岸边上,一块已经被河水冲刷得光滑,在阳光下都能泛起淡淡反观的青石上,发现了一点点妖踪。

他带着两个师侄大步走到了那块石头边上后,蹲了下来。

拍岸的河水,就在他脚前来回徘徊。青石上的妖踪虽然已经淡去了不少,但还是留下了痕迹,看得妙笔扬起嘴角,轻轻一笑。

总算是有点眉目了,这四怪就是顺着这里遁入滇池的。

妙笔抬头举目,顺着大观河去路望去,望向了暂时看不到的滇池那边。

“师叔,你看到了什么?”皎云提着裙摆在他身边蹲下,也打量了几眼那块石头。

她什么异常都没有看到时,回想着木青冥教她的瞳术法门,运炁聚集于眼中经脉上后再凝神细看。

而一言不发的龙姑,亦是如此;朝着那块青石看去。

她们的瞳术是才开始修行的,还不能熟练的掌握。细看了片刻后,才看到了那块青石暴露在水波上的棱角尖上,有一点点黄色的妖气。

不多不少,也就是有一颗米粒那么大小。

呈现放射状,似散落碎开的水珠留下的水渍一样,就落在了河水波浪,拍打不到的石尖上。

“师叔,这便是妖踪吗?”一直只听不说的龙姑,注视着那点微弱的淡淡妖气,终于开了口“这就是一点妖气。”。

“嗯,是的,妖踪可以是妖怪的气息,也可以是他们的妖气。”妙笔把头一点,解说道“总之,一切可能指明妖怪去向的痕迹都是妖踪。”。

说罢,他站起身来,注视着大观河上,朝着滇池那边相继驶去的几条帆船,目光一直追随着随波顺风,渐行渐远的帆船,朝着滇池方向缓缓而去。

这一看之下,他又在不远处的岸边,一丛水草中,看到了另一点妖踪。

也是一点点妖气,和现在他脚边石头上的那点不一样,是一点青色的妖气。

河风吹过,那从河边野草摇曳,并未抖搂草叶上的妖踪。

但无论是石头上的黄色妖气,还是不远处与野草几乎混为一体的青色妖气,都是四怪留下来的。

石头上的是鼠怪的妖气,而不远处草丛上留下的,是蛇怪的妖气。

他们都是四怪中的一员。

“四怪确实是沿着水路遁逃的,你们师父没有判断错误。”妙笔缓缓收回目光,欣喜道“沿着妖踪追下去,我们还能有所发现。”。

妙笔他们还能发现什么?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锁龙人

锁龙人9